北京时间9月15日晚,瑞士网球天王罗杰·费德勒(Roger Federer)更新个人社交媒体,宣布将在下周的拉沃尔杯后退役。

从2021年温网之后,费德勒就再也没有参加过大赛。球迷们知道这一天并不遥远,但当它真的到来,还是令人唏嘘。从这一刻开始,费德勒、纳达尔以及德约科维奇,围绕三人谁会是网坛“GOAT”的讨论,将进入一个新时代。

作为过去20年里全球最知名的网球运动员,费德勒退役了。但网球迷们会记住他和他的时代:他参加了超过1500场比赛,曾103次斩获各大赛事单打冠军,其中包括20座大满贯冠军,位居男单世界第一长达310周。他和其他顶尖选手同场竞技的画面,他的优雅正手挥拍,是球迷们心中永远的美好记忆。

从2002年到2019年,费德勒一共来上海参加过13次比赛,其中包括8届大师赛,是来沪参赛次数最多的网球明星。

第一次来上海时,费德勒还是名不见经传的小将。那年他长发飘飘,在黄浦江边和其他选手一道,身穿唐装,留下一张珍贵的合影。当时,他走在上海街头,就和其他老外没有两样,没人认得他。

2019年最后一次来上海参加大师杯赛时,费德勒已经拿下20个大满贯冠军。看台上的中国球迷手里拿的“超人”标语,汇聚成红色的海洋。

当然,费德勒和上海最有趣、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故事,当属他2017年在上海乘地铁的经历。

那一年,费德勒没有乘坐组委会安排的专车,而是走进上海地铁13号线马当路站,用备好的零钱买了地铁票。虽然只是到世博大道短短两站,但是自己投币使用自动售票机,再穿过闸机安检进站,都让费德勒兴奋不已。

他说这让他想起了小时候,经常在瑞士搭公共交通去训练场练习,“20岁以后就没什么机会这样做了”。

同样兴奋的还有当时地铁上的市民。发现网球天王就在自己身边,人们的惊喜溢于言表。有人求签名,有人求合影,英语,上海话,各种逗乐。一位爷叔用上海话和他说,“有可能的话呢,考虑在上海买套房子”。幽默的费德勒回应:“那我一定要多在上海赢几场球,成绩好、奖金多,就可以在外滩买房啦!”

在之后的发布会上,费德勒又聊到了坐地铁,并且解释了自己为什么会选择去搭乘上海的地铁:“感觉上海是我第二个家。所以我想去体验人们日常的生活状态。我以前就有这样的想法了。20岁之前,我到意大利等地参加国际赛事也会选择公共交通。上海的地铁非常干净,速度非常快,听说上海地铁的总里程达到600公里,是世界最大的地铁网络,真的非常酷。”

2005年,上海大师杯赛遭遇退赛危机时,他第一个站出来表示支持。当年,费德勒作为唯一一位球员代表,参加了旗忠网球中心的建成仪式。“这一片球场是我开启的。”后来费德勒回到上海参赛时表示。

费德勒在退役声明里写道,“我已经41岁了,在24年的时间里,我已经打了1500多场比赛”。

如果你不看网球,光看这几个数字,也大约能感受到他有多“劳模”;如果你看网球,你自然会发现,20年前奶牛已经是最顶尖的选手,10年前他依然是,最近几年他还能连续拿下大满贯赛事。

24年的时间跨度,让网球这项运动的风格已经不知不觉发生了改变,也让奶牛和纳豆的头发日益稀疏。

费德勒保持高水平的时间有多“离谱”呢?或许从近20年里最经典的两场网坛男单对决可以看出:2008年,费德勒在温网决赛和纳豆大战4小时48分钟,最后纳达尔胜出;2019年,又是温网,费德勒和更年轻的小德在决赛中打了4小时55分钟,最后奶牛惜败。

两场旷世持久、异常惨烈的巅峰对决,中间隔了足足十一11年。神奇的是,费德勒都是主角,对手还都比他年轻。另外,2003年费德勒就拿下自己第一个大满贯,然后他在2018年获得迄今最后一次大满贯,也相隔了15年。

打完2019年那场温网和小德的对决后,费德勒说:“我希望我让大家相信了,37岁的人还没有完蛋呢。”这句话也可以看出奶牛漫长职业生涯的另一注脚:费德勒总是能在低谷后再次攀向巅峰。

体育界从来不缺出道即巅峰的天才少年。与之相比,到达过巅峰,也经历过低谷,还能不止一次重返巅峰,这样的故事当然更加传奇。

2011年一整年,费德勒一个大满贯都没能拿下,这是他自从2002年以后的最差成绩。当时他已经30岁,在网坛不算年轻,背部伤病更是给他的状态蒙上阴影。除了没有冠军,就连他的输球方式都如出一辙:开局靠着行云流水的正手进攻占据先机,但总是随着体力流逝被人翻盘。

但是到2012年的温网,他突然一改颓势,凌厉地击败穆雷,拿下自己第17个大满贯。那会儿已经有外媒认为,如果费德勒就此退役,已然是完美的职业生涯。

费德勒没有急流勇退,但等待他的是近五年没有大满贯的“低谷”,直到2017年。那一年1月29日,费德勒在澳网决赛鏖战5盘击败纳达尔,生涯第18个大满贯。前后一年里,费德勒拿三个大满贯。现在看来,这有点像这位“网球天王”最后在场上给人的惊喜,但在当时,它又是一个重返巅峰的故事。

2020年,费德勒在澳网半决赛再负于德约科维奇后,接受了膝盖手术。原本计划在当年6月的草地赛季复出,但新冠疫情打乱了他的计划,他被迫提前结束了2020赛季。

2021年,温网男单1/4决赛,作为赛会6号种子的费德勒被赛会14号种子胡尔卡奇横扫。之后的东京奥运会,奶牛再次缺席,再接着又是漫漫的手术恢复期。从近两年一次次的手术看得出来,奶牛依然想要努力在40岁之后打出高水平的比赛,奈何岁月不饶人。

时间进入2022年,费德勒的社交媒体已经不再有什么和网球相关的动态。上个月8号,他刚刚度过了自己41岁的生日。或许他那时对于自己的退役已经有了答案。

在退役声明中,费德勒特意提到了自己的妻子:“我要特别感谢我了不起的妻子米尔卡,她和我一起度过了每一分钟。她在决赛前给我热身,在怀孕8个多月的时间里观看了无数场比赛,并忍受了我愚蠢的一面20多年。”

对于网球运动员来说,漫长的职业生涯,陪伴自己最多的往往是最亲密的家人。因此,很多球员的陪练和经纪人就是自己的伴侣,费德勒也不例外。

每次参加温网,在温布尔登村里,只有费德勒会租下两套别墅,他既要与家人有足够的空间,又要保证自己婴儿般的睡眠(费德勒常年保持每天12小时睡眠)。为此,费德勒与自己的团队晚上安睡在一栋别墅里,米尔卡带着四个孩子在另一栋里。每一次,两周时间房租3万英镑,而费德勒认为很值。

谈到费德勒,除了他的妻子,也不得不提纳达尔。在小德杀出前,他们二人曾被看作“一时瑜亮”。记得2019年在温网和小德决战前,费德勒刚刚在半决赛过掉纳达尔,当时两人加起来已经70岁。

费德勒赢下比赛之后表示,“拉法在比赛结尾时打出若干不可思议的球,让比赛无法结束。每次和拉法打,都很特殊……我认为比赛的水平打得很高”。

在奶牛宣布挂拍后,纳达尔在社交媒体发文,深情告别这位老对手和老朋友。“亲爱的罗杰,我的朋友和对手。我希望这一天永远不会到来。这对我个人和整个世界体坛都是悲伤的一天。很高兴这些年来与你分享在场上和场下的精彩时刻。”

差不多2010年开始,随着德约科维奇的崛起,费纳二人的竞争局面,开始逐渐转入“三巨头”时代。纳达尔和费德勒在前,他们在球场留下的纪录宛如当代网坛两座老旧的丰碑,一直矗立在那。如今,其中一座已经书写完,另一座要在何时停止书写,已经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他们三人,联手为过去20年的网球迷们献上了一个最好的时代。

2019年夏天,德约科维奇在法网赛后接受采访时说:“如果你问我费德勒、纳达尔,我只能说,我很荣幸能与他们同处一个时代,我认为是他们造就了如今的我。”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