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新孟买帕提尔体育场,锋线“奇兵”肖裕仪冲刺着,比赛已入读秒计时阶段,她仍等着机会,在禁区右侧,接到队友王珊珊的身后传球时,她几乎是出自身体直觉,加速几步,一脚抽射——

那一瞬间,时间似乎慢了一点,直至破门,“一下子好燃”,肖裕仪回忆,欢呼声响起时,她只觉开心、幸福,胜利来得并不容易。那是2月6日,女足亚洲杯决赛,中国女足在0-2落后险境中,于下半场重演经典逆转,连扳3球。替补上场的前卫肖裕仪,最终绝杀韩国队。中国女足时隔16年后再登亚洲之巅。

亚洲杯期间,“铿锵玫瑰”多次刷屏,夺冠之夜更达顶峰。女足教练水庆霞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表示,感谢社会各界关注与鼓励,前进的过程中肯定会有起伏,自己和球队都会保持平稳的心态,也“希望大家能对女足有更长久的关心”。

眼下,她们正着眼于今年9月在杭州举办的第19届亚运会,肖裕仪在2月10日对澎湃新闻记者说,她已经在隔离酒店开启新的训练和调整。

亚洲杯比赛中,除绝杀球,肖裕仪于半决赛对阵日本时,替补上场后仅1分钟就为队友献出助攻。初赛对阵伊朗,她贡献1进球2助攻。人们对这个26岁的女孩燃起了好奇与关注。

2002年,6岁的肖裕仪从广东汕头搬到上海读书,二年级时被选入校队,从此与足球结缘。她性子倔,又皮,足球于当时的她,像是一种“较劲”,她享受进球、赢球的单纯快乐。

此后,她的足球之路可谓顺风顺水:16岁入选U17国家集训队名单;21岁入选国家队;同年随上海女足夺得天津全运会冠军;23岁借调至武汉女足获女超联赛冠军……亚洲杯夺冠后,在她汕头的老家,记者们发现足协颁发的“最佳射手”“玫瑰之星”等奖牌,能摆满一桌。

但荣耀之下,成为职业球员的肖裕仪也曾有过“黯淡”时刻,或是2019年3月阿尔加夫杯,最后一场排位赛对阵荷兰空门未进,或是同年6月女足世界杯落选23人名单。采访中,这个喜欢唱歌、旅游,会在比赛前穿上自己那双“lucky shoes”的开朗女孩,不时提到一个词,“怀疑”,就像她曾考虑留洋,但还是会怀疑:自己到底行还是不行?

而在经历这次亚洲杯后,她觉得自己完成了一次蜕变:更多自信,更多责任,身为球队中生代球员,她希望自己能在关键时刻站出来。踢出绝杀球的那一刻,她告诉自己:不想再否定,也不要再怀疑。

这一次亚洲杯,我膝盖上有一些炎症,但绑了腿,问题其实也不大。场上大家都很拼,多多少少都有小伤小病,但只要你上了场,就一定要让自己发挥得好一些。(包括)女孩子可能正好赶上生理期打比赛,人比较虚,还是会坚持完成比赛。

对阵韩国的前一晚,教练说,放轻松去面对,好好吃饭,好好睡一觉,第二天上场了就是要去战斗的。决赛前晚我睡得特别好,刚去(印度)的时候,(因为)路程、时差,比较疲劳,睡眠倒还没那么好。

之前奥运赛,赢过韩国,这一次又碰到韩国,不知道人家是什么样的心理,但肯定是想来复仇的。到了决赛这个份上,踢到最后是(看)队员的心态,自我的调整。

场上是瞬息万变的。第26分钟,(韩国队)进我们第一个球,后面又进一个点球,没想到上半场就进了我们两个,而且进得也比较快,就感觉不是很顺。

中场休息时,水导(教练水庆霞)说,已经0:2了,大家放开了踢,不要有太多顾虑,不要留有任何遗憾就可以。

我当时在外面做准备活动,希望尽快跟上球队节奏。球队0:2落后把我换上去,是对我的信任。我其实也会有心理压力,但做了充足的准备,就不会考虑那么多。上半场也是消耗战,我后上,体能、精力各方面(能)更加专注。

上场时,水导让我利用自己的优势给对方更多压力,多突破,在边上多插身后(进攻)。(她语气)蛮平静的,她也有比较激动的时候,但是落后时,会更多去鼓励队员。

虽然对方有核心球员(池笑然),(但)我们在防守上安排队员对她盯防,其实也没有(对我们造成)多大的压迫感。

(下半场)战术的话,我觉得没有多大调整,换人(方面)有针对性。像我们队员张琳艳比较灵巧,对手对她也不是很熟悉,中场换上她,球队的趋势变化还是比较大的,带活了整个前场的进攻。后半阶段,我们的大姐姐王珊珊从后卫又调整到了前锋,也给对手带来了很大的压力。

补时阶段,(战术)也没有什么调整了,打到那个份上了,教练让我们冷静一点,做好防守,不要再失球了,(除此之外)就是专注于场上。

我当时正好在边上,专注于球的发展。就看队友从中路开始向前传导,平时我们训练也强调这种进攻传导配合。我在等时机,一直向前跑,最后加速几步,正好队友看到我插上来了,给我传了一个身后球,我很坚决地打进那个球。那一瞬间,有一点点时间变慢的感觉,进球(后),一下子好燃。

欢呼声传到耳中,很开心很幸福,觉得我们特别不容易。听到裁判吹哨结束,终止比赛,替补球员还有教练全冲到场上来了,大家拥抱在一起,都说“好球好球”,很开心,就是很开心。

我开始接触足球,是二年级时在上海的运光二小(现名为虹口实验学校),学校有足球校队培训,体育老师让全班女孩子都站起来,挑中了我。我什么也不懂,我主要是去上海读书的,没对踢球有多大兴趣。

当时踢球的女孩还是挺少的,也就十几个,每天抓基础,打打小对抗,有点枯燥。(不过)当我知道足球有比赛,有输赢,我已经有胜负欲了。最快乐的是赢球,还有进球的感觉。真的不大喜欢输,要赢,比较较劲。磕磕碰碰也很正常。

爸妈会觉得我一个女孩子,心疼多一些。(以及)觉得耽误学习,他们对学习的要求还是比较严格的。那会儿我成绩也还可以,父母劝过,要不不踢了?好好去读个书。我也挺倔强的,不听。

踢到五年级,算是一个转折。正好教练是以前上海女足退役的,带着我训练。让我考虑去上海体育学校,(小学)对口就是这个学校。我就去了。

当时报名是我爸爸带我去的,(我爸说)我做体测的时候,还跑到哭了,从来没跑过(10000米),那是400米的场地,那么大圈,对我来说有点难度。但还是坚持下来了,跑了就完事了。

那会儿一周才回一次家,我就跟我妈说,只要我回来,带我去吃一次麦当劳(作为奖励)就行了。反正想吃什么,他们就做给我吃。其实我做什么,父母都是特别支持,只要我开心就行。

(后来)各个队比较优秀的(队员)会参加集训,后面(我参加)国少队、国青队。

我是在2016年左右上队(进入俱乐部一线队)的,(年纪)也小,有点压力,有时候教练换你上去,有一两个失误,会有点紧张。

2017年,正好是女超第一场比赛,我以小队员的身份替补上场,感觉自己竞技状态特别好,教练也给了我更多的比赛时间。第三场比赛结束之后,就去了国家队。

我很多时候都是集体生活,(和爸妈)电话联络,分开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其他队友也是像我这样的情况,见不到爸妈。跟队友在一起还是蛮开心的,大家住在一起,一起玩,坐火车去外地比赛,也能转移更多的注意力。

有一次腰受伤了,后面要准备一个大比赛,比较低落,跟父母通了个电话,我爸爸就给我寄了一些药。慢慢大了,基本上报喜不报忧,不会把太多的负能量跟父母说,我不想他们担心我,我自己可以调整好的。

有时候想知道他们的动态,我会跟他们视频,问他们在干嘛,晚上吃了什么。输球的时候,我妈会打个视频过来。

每次比赛前的一个晚上,我妈都会给我发消息,让我加油,说几点要开战了,希望我上场能勇敢一些,单刀要进球,也挺逗的。每次说这些,她会发很多表情,烟花、祝贺……看着就很花。她也没有特别懂(球)吧,但是至少我的比赛经常看,稍微了解一下。

(亚洲杯比赛期间)吃饭的时候,坐在那种大圆桌,教练不让带手机,有助于跟队友(多)交流。我们去印度(时),饭菜没有那么好吃,领队给安排了一个厨师,会给我们做蛋炒饭、炒面,大家每次比完赛,吃得特别香。有些队友爱喝茶、喝咖啡,大家就会一起共享。

(过去的比赛开始前)集训周期比较长,这次正好是去年一个联赛结束,(亚洲杯)比赛安排在年初,(准备)时间比较紧凑,没有那么长。大家也都在一起踢过球,(但)如果说(更)长时间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