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越野滑雪男子短距离(坐姿)资格赛中,朱运锋以排名第十的成绩进入半决赛。

三坑村是崇义县横水镇下辖的一个小山村,赣丰公路穿村而过。1996年12月,朱运锋就出生在这里。

见记者到访,朱景顺从屋里迎了出来,说起儿子能够代表中国参加北京冬残奥会,他满面春风。但当聊起儿子3岁那年因一次意外事故导致终身残疾,朱景顺脸上瞬间没了笑容:“唉,都怪我没有把他看护好,害得他从小就遭了那么大的罪!”时隔20多年,每当提及这起伤心往事,朱景顺仍深感自责。

那是1998年9月9日,未满3岁的朱运锋在自家门口玩耍,由于自家房屋就建在赣丰公路边上,突然天降横祸:朱运锋被一辆货车刮倒在地,并被拖行了好几米,待司机发现紧急刹车为时已晚,年幼的他躺在车底下一动不动,路面留下一大摊血。

事发后,同村人立即开车将朱运锋火速送到县城医院。经过抢救,虽然人脱离了生命危险,但由于右腿被车轮碾轧,无奈只好截肢。

一夜之间,天真活泼的儿子失去了右腿,朱景顺和妻子赖瑞平难以接受这个变故,夫妻俩在医院的走廊里抱头痛哭。

儿子伤愈出院回家后,夫妻俩每天陪伴其左右,悉心照顾。让他们欣慰的是,儿子独立能力很强,到了上学的年龄,无论刮风下雨,他都不需要家人接送,自己拄着爷爷做的木拐上学放学,更重要的是,他心态坦然,毫不自卑。

朱运锋七八岁时,朱景顺发现儿子的弹跳能力很强,他可以不用拐杖,单腿跳跃前行两三百米不用歇息,且速度不比同龄健康人走路慢。朱景顺还发现,儿子的臂力超出常人,加上顽皮好动,和村中的小伙伴们爬树摘杨梅、上山采野果、下河捉鱼虾……都不在话下。

老家是朱运锋的快乐园地,但居住没几年就离开了。三年级开始,他来到崇义县城学校就读。赖瑞平考虑到县城车多人多,提出护送他上学放学,但朱运锋仍坚持自行拄拐,小小年纪就能够坚强、独立地生活,令人刮目相看。

“真的蛮厉害,经常拄着拐杖和我们一起打篮球,而且三分球投得很准,防守能力也不差,时常单腿跳起来去盖帽。”王铎是朱运锋的高中同班同学,他告诉记者,朱运锋虽然身有残疾,但热爱运动,不仅会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也打得很好,还学会了游泳。并时常和同学一起去爬阳明山。

2016年高考结束后,朱景顺带着朱运锋来到江西省残联康复中心安装假肢,希望儿子能放下拐杖,更好地融入社会。

当天,有一名七八岁的小男孩也在父母的陪同下前来安装假肢,不知什么原因,他哭闹不止,怎么也不肯配合。看到小男孩,朱运锋仿佛看到儿时的自己,便上前说道:“小朋友,别哭,哥哥陪你玩一会好不好?”说完,他牵着小男孩的手,在对方父母的注视下,两人在大厅走廊里一蹦一跳,小男孩终于转涕为笑。

“不要怕,你要勇敢。哥哥也是一条腿,我学会了打篮球、乒乓球、羽毛球,还能爬山、游泳、跳远。不信你看,哥哥能从这平台上跳下去。”说完,朱运锋纵身从大厅3楼的楼梯口直接跳到二三楼间的楼道转弯处,这看似无意间的一跳,却使他迎来了命运的转折。

朱运锋单腿“飞”下十几个台阶的这一幕,恰好被前来康复中心物色残疾人运动员的江西省残疾人文体中心的教练看到。他健壮的身体和强劲的弹跳力,让文体中心的教练眼前一亮:“这小伙身体素质好棒,如果他父母和本人同意,我们要了!”

正是这次的机缘巧合,2016年7月,朱运锋入选了江西省残疾人中心田径队,开启了体育运动生涯。朱运锋从事的项目是跳高和跳远。说来也巧,当年9月,朱运锋接到了江西工业贸易职业技术学院的录取通知书,学院距离省残疾人文体中心不算远,走路约半个小时。

就读期间,只要没课程,朱运锋就去省残疾人文体中心参加训练。持有残疾证可免费乘坐公交,但为了锻炼耐力,纵使刮风下雨,他都坚持步行往返。

宝剑锋从磨砺出。虽然朱运锋是半读半练,但在专业体育教练的指导下,竞技水平提升很快。转眼到了2017年6月,全国残疾人田径锦标赛在江苏镇江举行,朱运锋代表江西参加男子T47级跳高比赛。赛前被视为“菜鸟”的朱运锋不畏强敌,最终夺得了该项目的铜牌。初登赛场就拿下奖牌,给了朱运锋莫大的信心。之后,他在第十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七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田径比赛中,勇夺男子T42/63级跳高银牌。

田径赛场上,身残志坚的朱运锋尽展运动风采,并用一枚枚奖牌,回报父母、老师和教练的殷切关爱。

“是体育让我找回了自信,实现了人生价值。多年的训练,让我明白只要咬定目标不放松,定能实现心中的梦想!”朱运锋如是说。

自从投身体育训练的第一天起,朱运锋就立下目标:进入国家队,为国争光!2017年10月,中国残联在全国范围内跨项选材便是一个很好的机会。然而,浙江站的选拔赛,朱运锋因外出比赛未能赶上。当得知下一站在辽宁沈阳举行时,他不想再错过机会,立即只身乘火车前往“赶考”。

经过层层选拔,朱运锋经受住了考验,如愿入选中国残疾人越野滑雪和冬季两项国家集训队。

踏进国家集训队的大门,朱运锋备感自豪,心中也燃起了新的梦想:2022年冬残奥会在北京举行,希望能代表中国在“家门口”与世界顶尖选手一拼高下。

由于条件受限,朱运锋平时训练大多还是在特制的专用模拟赛道上练习滑雪,训练时摔跤和受伤是家常便饭。项目本身具有危险性,竞速类器材又不带刹车和安全装置,没有保护全靠技术,而且夏天滑轮的轮子比较小,压到石头容易侧翻。2018年的一次训练中,因技术水平和器材的结合不够好,在一次急下坡转弯中,身子失去平衡摔了下来,胳膊肘先着地,连着胯骨和后背,在地上滑行很长一段路才停下,手臂和后背被擦得血肉模糊,就连后面的内裤都擦没了。起身之后,看着身上在淌血,朱运锋忍不住哭了,这是他从事体育运动以来第一次哭。然而怕家人担心,每次与爸妈通电话或视频,朱运锋总是报喜不报忧:“你们放心,我在外一切都好。”

“趁养伤之际,我根据录像复盘了自己的训练,也深刻认识到,即便拥有天赋,不经过超越常人的磨炼,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此后,朱运锋有针对性地强化了急下坡转弯的练习,让技术水平得到进一步提升。

咬定目标,勇毅前行。2018年冬,第一次跟随国家冬季集训队来到中朝边境的延边开展封闭集训。朱运锋格外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实场训练,可户外气温最低可达零下50℃。在这样的极寒天气下,为便于训练,队员只能穿两三件薄衣服,朱运锋第一次上雪场,结果导致身体大面积冻伤。

“我从小在崇义长大,前20年基本没有见过雪,很不适应这种训练环境。”朱运锋说,他们半跪着滑雪,每次训练完,膝盖冻麻站不起来。加上截肢的腿本来就血液循环差,寒风穿透训练服,像冰锥一般捶打着膝盖,刺骨地痛。第一次集训完毕,次年回到崇义老家休整,朱运锋全身皮肤都被冻成黑色,家人很担心他的身体状况。但朱运锋总是开导父母:“没事,好着呢。”

“青春是拿来奋斗的!”朱运锋说,训练过程中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梦想就像灯塔,闪烁着前进的光芒,指引着他奋勇向前。

功夫不负有心人。2021年10月,在陕西西安举行的全国第十一届残疾人运动会暨第八届特殊奥林匹克运动会上,朱运锋分别在男子T42/63级跳高和男子冬季两项12.5公里上各获1枚铜牌。

去年冬,正在黑龙江训练的朱运锋接到国家集训队的通知,让他前往芬兰参加残疾人越野滑雪比赛,为北京冬残奥会参赛名额攒积分。期盼已久的奥运梦想近在眼前,朱运锋岂能错过。最终,他不负众望,成功获得北京冬残奥会入场券。(记者 余书福 通讯员 钟水旺 王金淋 廖春燕)

作者 admin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